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动态
未来我们医疗健康生活将迎来哪些改变?
 [打印]添加时间:2020-01-03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5
   2019年12月下旬,平阴县医疗卫生综合改革暨紧密型医共体国家试点县建设工作会议召开。
 
  济南市卫健委主任马效恩在会上提到,县域医共体建设是解决基层医疗卫生体制问题的一个重大探索和突破,是建立新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牛鼻子”,是卫生健康领域带有革命性意义的工作。要盯紧目标,从根本上减轻患者就医经济负担,实现“基层就诊率达到65%以上,90%以上的住院病人不出县”的目标。
 
  查阅资料可以看到,医共体建设目的是为了推动分级诊疗制度和健康中国建设,以提升基层医疗水平,让更多百姓在基层享受更好的医疗条件。2017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32号),明确要在县域组建医疗共同体,逐步实现区域内医疗资源共享,进一步提升基层服务能力,推动形成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2019年5月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印发了《关于推进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的通知》(国卫基层函〔2019〕121号)和《关于开展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试点的指导方案》。一批地方党委政府重视、改革意识强、工作基础好的县将作为紧密型医共体建设试点县率先进行布局。随着医共体建设向纵深发展,百姓、医疗机构工作人员也将享受实惠,医疗领域将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建立一个整体实现人财物资源的下沉
 
  “将整个医共体结成一张网,组成一盘棋”,平阴县卫健局局长陶庆福在谈及医共体建设时如是说。与医联体相似,医共体也是在一定范围内将辖区医疗机构贯通成整体,而不同的是,这次在县域内的整体性改革是向下而行,将县域内的县医院、专业卫生机构(疾病预防、妇幼保健、精神卫生服务、监督所等)、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民营医院和村卫生站卫生室在不更改原定编制、性质、职责的前提下,紧密结合在一起,统一调配人、物、资源等。
 
  记者从会议发布的《平阴县全面推进紧密型县域智慧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的实施方案》看到,平阴县成立医共体管委会,明确了组成机构(县级主体医院、专业公共卫生机构、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民营医院、社区卫生服务站、村卫生室)的职责。
 
  在成立医共体后,如何体现人才物的统一调配?如何让医疗资源下沉、人才下沉?方案中提到,建立人力资源统管机制,医共体管委会办公室统一调配人力资源管理库内人员到卫生院开展工作,连续时限至少半年以上,在此期间暂停原单位处方权。镇柔性流动到县级要按照“进一补一”原则由主体医院通过选派人员顶岗,工资福利待遇由主体医院承担。值得注意的是,“暂停原单位处方权”则意味着该名选派医生无法在原医院行使医生职责,沉下心来在基层服务就不再是一句空谈了。
 
  如今,医共体已经逐渐在全市乃至全省铺开。在各地文件中,“建立一个整体”都成为改革工作需要做的第一步。在商河县发布的《以信息化为支撑,以医共体为抓手,全面提升县域内医疗服务能力》文件中则提到,县卫计局、县人社局、县财政局、县物价局四部门印发了《全面推进县域医疗共同体建设实施方案》(商卫医发〔2018〕13号),分别组建了以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医院两家二级甲等医院为龙头,12所乡镇卫生院为成员的两个县域医疗共同体。医共体内部由牵头单位与各成员单位签订合作协议,制定医共体章程和相关制度,规定各成员单位的责任、权利和义务。
 
  互联网+为基础的智慧紧密型医联体全生命周期
 
  一个目的,各具特色。在平阴、商河、无棣、费县等地的搭建共同体方案中,建立互联网医疗服务都占据了较多内容。这一模式与当前省卫健委“互联网信息百日行动”、市卫健委提出的信息化建设趋势相符。
 
  平阴以互联网信息化较为突出。在此次提出的医共体方案中,持续深入建设互联网信息化平台成为建设医共体的抓手。平阴县卫健局信息科主任宋淑明在电脑端登录一位乡镇卫生院院长在村医工作平台上的账号,辖区7147名患者中患有慢病人数、进行家庭医生签约的患者、辖区村民在县里哪些医院看过病、个人健康档案、纳入公共卫生体系后工作进度等一目了然。对于医共体内医院的医生来说,打开平台便可查阅前来挂号问诊病患此前在医共体医疗机构内的病历、门诊等信息。
 
  对于居民个人来说,一部手机只要关注了“健康平阴”微信服务平台,便可在线查阅自己的病历、档案,以及针对县域医共体内所有医院进行挂号等,最终形成以居民健康为中心的全人群、全周期、全方位健康管理。
 
  2019年12月24日,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卫生司主办、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承办的第十二期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培训班在山东省费县举办。山东省无棣县卫健局局长袁清水在培训班上作经验介绍时表示,无棣县目前采用云计算一体化运行“互联网+健康医疗”新模式,建设开通了全县健康信息中心,对外联系北京阜外、301、齐鲁医院等三甲医院,对内实现县、镇、村各级医疗机构之间互联互通,将诊疗服务、妇幼保健、老年人查体、慢病管理等工作有效衔接,初步实现了居民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
 
  有了“医共体”仍然需要“医联体”
 
  在成立“医共体”后,县域内的医疗单位合作更加紧密了,那么是否意味着原有的“医联体”联系会减弱?从各地规划中可以看到,不仅医联体不会减弱,在帮助搭建医共体的过程中,还将发挥重要作用。
 
  当前,我国基层医疗人才匮乏、医疗水平参差不齐现象不在少数,来自医联体中高层次、高水平的医疗资源在提升基层医疗水平中起着重要作用。
 
  为此,商河提出,推进医联体建设,同时让人才下沉。一是强化与省市医院合作。加强与省立三院、济南市中心医院的医联体合作,通过专科共建、临床带教、业务指导、教学查房、科研和项目协作等多种方式,提升县级医院医疗服务能力与管理水平。二是选派“业务院长”。继续选派部分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有一定管理经验的科主任或技术骨干到卫生院担任“业务院长”,扶持基层医疗机构开展一般常见病的诊治,促进优质医疗资源共享和下沉。强化对下派医务人员管理,派出医院、派驻医疗机构明确下派医师工作时限、工作方式和目标任务。费县则要求集团各成员单位与省内外12家城市三甲医院建立松散型医联体,借助优势资源填补县域短板。
 
  贫困村建起卫生室医生收入有望改善
 
  除了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和医生待遇也有望在医共体建设过程中得到改善。随着前几年医改工作的深入和群众医疗需求的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功能和服务模式发生了重大转变,所承担的公共卫生任务逐年增加。硬币的另一面则是,随着乡村医生到龄退休,收入较少,乡村医生数量逐年减少,部分地区出现“空编”、人才流失等情况。
 
  对此,商河县于去年4月份首先尝试,允许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收支结余的40%用于人员奖励。在医共体建设过程中,其提出推进薪酬制度改革。按照“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的要求,医务人员收入由医共体自主分配,以岗位为基础、以绩效为核心,打破单位、层级和身份区别,建立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的内部分配机制,并与药品、耗材和检查检验收入脱钩。对医共体负责人和成员单位负责人实施年薪制。
 
  利用3-5年时间集中补齐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编制空缺。适当放宽卫生院影像、检验、公共卫生、信息技术等紧缺岗位的公开招聘条件,尽快解决乡镇卫生院人才短缺问题。探索实施乡村医生“县招、乡管、村用”,并保障其收入待遇。
 
  在提升收入的同时,部分尚未建立卫生站、卫生室的地区也有望建设相应机构。根据市卫健委、市扶贫办、市财政局《济南市贫困村村卫生室(服务点)基础设施标准化建设奖补项目实施方案》要求,在2019年年底前,超过800人口的贫困村要建设村卫生室。重点推进贫困村卫生室“公建民营”,产权归卫生院或村集体所有,力争2020年6月底前各区县贫困村村卫生室公建率达到80%以上。每个新公建的贫困村标准化村卫生室,经验收达标后市级奖补基本建设和设备专项资金5万元。以商河县为例,现有190个贫困村,110个贫困村未建设村卫生室,常住人口800人以上未设置村卫生室的涉及7个镇13个贫困村。未来,这些贫困村都有望建立卫生室,为更多百姓提供医疗服务。